¤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访谈>>嘉宾访谈 >>正文
 
 
近自然经营:外来经验的本土化创新
 
——访森林经营专家、中国林科院科信所客座研究员邬可义
 
更新时间: 2017-11-01 09:34:46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7-11-01)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2009年9月,森林生长、近自然育林、森林可持续经营领域的国际知名专家,德国弗莱堡大学森林生长研究所前所长海因里希·施皮克尔第一次来到黑龙江,带来了德国的近自然育林理念。此时,我国知名森林经营专家、中国林科院科信所客座研究员、时任哈尔滨市林业局副局长邬可义已自主开展森林经营11年有余。

    一边是根据实际经验作出的判断,一边是长期形成的理论体系,经营的思路与方向不谋而合,双方的争议也不可避免地存在。当本土经验遭遇外来理念,他山之石如何攻玉?

    改变,从“剃光头”到以留定伐

    上世纪90年代,我国国有林区资源危机、经济危困的“两危”困境已经非常严重。在邬可义看来,出现这一问题,主要原因在于采伐方式和采伐对象出了问题。

    “森林不怕砍,关键是砍什么留什么。”邬可义说,以往的理念并不注重培育,而是优先挑选质量好的林分和林木进行采伐,甚至广泛采取“剃光头”的方式,使大量正处于生长期的中幼龄林被采伐,保留下来的只有一些残次树,森林的价值也就越来越低。

    1998年,邬可义调任哈尔滨市林业局副局长,开始在下属的山河、转山和丹清河3个林场实施森林经营。

    我希望通过培育森林来获取木材,而不是通过破坏森林来获取木材。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越采越多、越采越好,否则只能越采越坏。”邬可义说。

    我国东北地区的森林在立地条件、水热条件和树种结构等方面都有优势,与德国的自然条件不相上下。然而,德国的森林面积仅为黑龙江的56%,森林蓄积量却是黑龙江的2倍有余,公顷蓄积量和公顷年生长量分别是黑龙江的3.9倍和2.5倍。

    为改变“越采越坏”的困境,邬可义提出以留定伐,即以育林为主要目的进行密度控制和质量控制,把质量好的林木保留,伐除残次树,为优势树留出生长空间。

    这样的经营模式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到2010年,3个林场森林经营实验示范区的林分增值资源和贬值资源株数比由6∶4变为9∶1,林分的平均净生长率由1.9%提高到4.3%,年均生长量由每公顷2.3立方米提高到6.2立方米,平均蓄积量由每公顷96.6立方米提高到136.8立方米,超过世界平均水平。

    争论,从目标树到全林经营

    “我的方法来自经验总结,后来施皮克尔教授来到黑龙江,发现我的做法和他们的近自然育林理念相吻合,我们的思路就开始相互融合。”邬可义笑言,“每次见面,我们几乎都要‘吵架’。”

    在邬可义看来,林业是一门经验科学。德国经过多年实践,森林经营各方面都已成熟,只需按部就班推进,而我国森林经营刚刚起步,德国的部分经验并不适应我国国情,不能完全照搬,要吸收理念和合理技术,与我国现有的模式相融合。

    以林下割灌为例。最初,斯匹克尔不赞成林下割灌,因为德国的森林98%都是人工林,林龄整齐,只需在终伐期的前20年左右关注更新即可。而我国东北地区大多是天然林,林龄复杂,随时可能天然更新。天然林要自然更新,就必须控制林下杂灌盖度。

    在目标树的选择方面。德国的操作模式是只关注目标树,在每公顷林地选择100棵左右的目标树,将影响目标树生长的干扰树伐除以保证目标树的生长空间,其他的保留木则不予关注。这是因为德国劳动力成本非常高,每个工人每小时工资约30欧元,木材市场也不如中国,只有大径级材才能获得收益。而我国木材短缺,小径材、残次材都能获益,劳动力成本也相对较低。为此,邬可义提出以目标树为架构的全林经营,既吸收德国经验的精华,伐除干扰树释放目标树的生长空间,同时兼顾全林生长,对其他的有价值的保留木也进行修枝,并适度伐除其干扰木和其他贬值林木,通过抚育提高全林生长量。这样不仅可以通过抚育采伐不断获取收益,也能安排职工就业。

    同时,由于人工林生长均匀、林木间距固定,德国在目标树的选择上有固定标准,如针叶林的目标树间距为目标胸径的15倍。而天然林生长并不均匀,很难真正在某个距离上找到合适的目标树。邬可义选择了群团保留的方式,当一定范围内没有可作目标的树时,就把2-3棵距离非常近的树作为群团目标全部保留。

    德国在编制森林经营方案时,对每块林地的经营时间和方式都有明确计划,而我国在传统的小班作业过程中,遗漏了很多条件很好的林地。邬可义与河北省木兰林管局一道,创新性地开展了全流域经营实践,以流域为单元,流域内的每一块林地按照植被状况和培育目标,宜造则造、宜抚则抚、宜改则改、宜封则封。如此一来,每一片林分都得到了抚育,每一棵树木都创造了好的生长环境,每一块林地都能发挥效益,从而使林地生产力水平大幅提高。

    未来,目标是可持续经营

    什么是近自然经营?邬可义告诉记者,近自然经营的要诀是,遵循自然规律,依托自然条件,利用自然力量,模拟自然形态,通过人工干预,培育接近自然又优于自然的森林。

    “首先要读懂,读懂以后才能找到经营方向。”邬可义说,所谓“读懂”,包括森林的起源、水热条件、演替阶段、树种选择、树种配置、立地选择、未来目标等多个方面。以天然林为例,首先要区分实生、萌生或实生萌生混合林,对实生林采用目标树经营、萌生林采取转化经营,即在保持森林环境的同时通过疏伐降低郁闭度,促进优质树种天然更新,尽快形成二代混交林。

    读懂森林后,最重要的是编制森林经营方案。邬可义认为,在编制森林经营方案时,首先要通过普查把质量最好的林地找出来,优先经营利用,从而培养出最优质、最有价值的森林。优质林地培养出优质森林,整个森林环境就会改善,局地降雨、空气湿度、涵养水源能力增加,从而带动质量较差的林地出现天然更新,形成正向的森林演替。对于质量较差的林地,邬可义建议通过人为干预建立种源区块,加速自然分布速度,促进树种结构调整。

    开展近自然经营能取得什么成果?邬可义对此信心满满:“如果从现在开始做,只要30-50年,我们的森林就可以恢复。因为现在森林的大骨架还存在,树种结构还没有发生变化,森林大环境还没有从根本上破坏,有恢复的基础。”

    对于我国森林经营存在的问题,邬可义直言,当前的林学理念需要更新,理论与实践存在脱节。同时,很多作业工人缺乏必要的林业知识,又缺乏技术工人指导,存在抚育作业无序的现象。应尽快对理念、技术和政策、法律进行调整,提出强有力的措施,提高决策的专家参与度。

    如今,本土化的近自然经营理念已在黑龙江、河北、山西多地推广实施,取得了显著成效。“森林是一种财富,是可再生资源。德国以我国黑龙江省一半的森林面积创造了全国5%的国内生产总值。只要经营方法得当,森林就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邬可义说。

 
(作者: 陈永生 王钰)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