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林业与法>>法制新闻 >>正文
 
 
大树“失踪” 牵出54名盗木贼
 
——山西“6·20”系列特大盗挖大树案件侦查纪实
 
更新时间: 2018-01-08 11:01:16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8-01-08)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顾培利 作

        警灯闪烁,利剑高悬,集中警力,重拳出击。2017年9月18日,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坐镇组织指挥太岳山分局、关帝山分局、吕梁山分局出动警力60人、警车15部,对“6·20”特大盗挖大树系列案件涉案人员开展集中抓捕收网行动。近日,山西省森林公安通报特大盗挖大树系列案件,已查明的涉案大树159株,54人被移送起诉,“大树杀手”浮出水面。

        发现案件

        2017年6月20日下午,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太岳分局3名民警赴山东办案。在济南天桥服务区停车休息时,停在旁边的3辆悬挂河北车牌、2辆悬挂山西车牌的货车引起民警们的注意。

        5辆货车车厢内分别装了1棵大树,且都是大油松,胸径40厘米-50厘米,有十几米高。3名民警上前控制住两名司机进行盘问。见到有警察询问大树来源,其他货车司机及押车人向服务区外跑去。

        发生在高速服务区的这起突发案件的案情很快明晰,两名被控制司机供述:5棵树全是盗挖的。2016年以来,他们分别多次从山西向山东泰安、莱芜等地运输大树。

        民警们意识到,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组织有序的犯罪团伙。案情被迅速呈报至山西省森林公安局,省森林公安局一面与山东省森林公安局联系支援,一面派民警赴山东接应。

        2017年6月21日凌晨,就在两地办案民警带着被抓回来的5个货车司机离开服务区时,又有一辆悬挂河北牌照、拉着两棵油松大树的货车驶入服务区。司机和随车车主接受民警盘问时吐出实情,此车的油松也是从山西盗挖而来,准备拉到山东出售。

        2017年6月22日,山西省森林公安组织警力,成立“6·20”系列盗挖大树案件专案组。让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参与侦办此次盗挖大树案件的民警们没想到的是,他们会借此破获自成立以来“特别重大盗挖大树犯罪案件”。

        深挖线索

        随着一系列线索的汇集,这起特大盗挖大树系列案件,已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当地成立了由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局长赵富挂帅、副局长药玉刚主抓的专案组。

        专案组成立半个月后,民警们经过两日两夜蹲守,抓获首案犯罪团伙成员张某斌。

        “张某斌等人通常是边挖路、边挖盗油松。这些树在山林悬崖中,挖一棵树,一般要挖2.5米宽的路,路长三四公里。这条路,都是毁坏附近树林开出来的。因此,挖一棵树、卖一棵树,毁坏的是一片树林。”药玉刚说。

        张某斌等人拒不承认,给专案组带来了困难。经过分析,专案组决定以近两年违法行为为重点,提讯嫌疑人、调取通话记录、调取高速出入口监控信息、调取相关森林公安机关同类案件的案卷,希望能够找到确实充分的证据。“他们每人都有两三部手机,每部手机近期又有若干条通话记录。我们的人员通过实际走访确认机主信息,确定重点嫌疑人49人。”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王晋平说。

        经过4个多月侦查,专案组民警辗转山西、河北、山东3省7市22个县区,行程近30万公里,案情逐步水落石出。2017年9月18日,太岳山分局、关帝山分局、吕梁山分局60名警力、15辆警车,开展集中收网行动。

        目前,已查明的涉案大树159株,树龄均在50年以上,全案现已逮捕5人,先后刑事拘留39人次,取保候审119人次,移送起诉8起54人。这是山西森林公安局成立以来查获的跨涉区域最广、人员参与最多、资源破坏最大、社会影响空前的特别重大盗挖大树案件。

        力求根治

        就在侦查人员紧锣密鼓调查此案的同时,另一起高某、崔某夫妇二人共同组织盗挖大树案件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深刻反思。高某夫妇2017年3月因共同盗挖大树双双被太岳山分局刑事拘留。其中高某已被执行逮捕,崔某因为要照顾正在上学的儿子被取保候审。但就在取保候审期间,崔某又在组织盗挖大树往山东拉运途中被现场抓获。

        侦查人员了解到,在山东省泰安市、莱芜市,有数十家专门收购、培养大型景观树的基地,这些基地常年收购油松,通过整形再塑,制作成大型盆景转售全国各地。山东方面的老板普遍认为,东北、内蒙古境内的油松品相不好,可塑性差。山西境内的油松形态奇异,可塑性强,市场行情好,增值空间大。在山东,品相一般的树,除付了运费外,收购价格一般在1万-5万元不等。经过整形,市场价格一般在15万元左右,品相较好的树一般在20万元左右,形状怪异的树,最好的卖到了80万-100万元。而盗挖大树成本普遍较低,一棵油松树直接投入的挖树成本少的只有几千元,除去挖树工资、雇佣大型机械和车辆支出、保护费、接应费等打通各个关节的支出,净利润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仅司机每趟运费也在七八千元,已经形成暴利产业链条。

        早在2009年5月,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就下发了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通知指出,从山上或农村移植树木搞绿化,是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对森林资源破坏极大,应当绝对禁止。

        盗挖大树的猖獗,与行为认定也有一定关系。据介绍,在执法实践中,盗挖大树通常是以盗伐来定性查处,而盗伐案件中,2立方米的蓄积才能达到刑事立案标准。这种胸径30厘米-50厘米的大树,蓄积一般是达不到2立方米的,仅能以盗伐行为处罚,罚款不过数千元。

        这次案件中,公安机关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盗伐行为牟取了较大经济利益,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就可以把盗挖大树行为全部按照盗窃案件来定性查处。以盗窃罪追究刑责,情节严重的盗挖人员,可能面临7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而并非像以往一样“交点钱就完事”。

        惩治不是目的,预防应该走在前头。为强化对盗伐行为的整治,山西省森林公安局将利用无人机来观察森林保护情况,还将接入“天眼”系统协助案件侦查,此外还会积极与地方公安局信息共享,保护好绿色家园。

 
(作者: 李峰)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