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观点>>绿色时评 >>正文
 
【生态话题】
 
分类学人才稀缺
 
 
更新时间: 2017-03-09 10:22:13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7-03-09)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大学生参加“植物分类学”夏令营野外实习

    近几年,笔者参加了多次中国昆虫学会分类与区系专题会议,并参与了生物多样性相关的一些会议。和国内外同行交流越多,就越切身体会到生物分类学的重要性和面临的问题。有几次会议上,谈及蜜蜂总科的经典分类,我提到国内学者太少。而该学科的发源地欧洲的情况和发展中的中国相比,尽管基础雄厚,但分类学人才也非常稀缺。部分学者撰文认为:从事分类学工作的科技工作者,已经少之又少,需要加以保护。

    对于世界和中国分类学工作者而言,这是巨大的挑战。相较于欧美,中国物种大部分物种有待发现,标本馆体系还不够健全,分类学人才队伍似乎体量有所增加,但大部分分类群的研究队伍资金投入不够,岗位设置和评价体系不够合理。分类学人才队伍从低谷刚刚培育,不到学科的半山腰,还远远没有达到和国家发展、国家需求相匹配的水平。如何应对?

    在2016年年底举办的首届生物系统学论坛上,陈宜瑜先生和洪德元先生同参会代表再次回顾了中国生物分类学人才队伍的培育历史。中科院于1989年设立生物分类区系学科特别支持费,每年划拨专款用于支持“三志”(指《中国植物志》《中国动物志》和《中国孢子植物志》)的编研和相关的分类学研究工作,推动了中科院生物分类学的发展。“九五”期间,针对部分特殊学科因市场经济冲击所遇到的经费短缺、人员老化、后继无人等问题,国家基础科学人才培养基金以项目的形式支持了经原国家科委认定的冰川冻土研究、动物分类学、古生物学、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学、考古学等6个特殊学科点的人才培养。2002年,在陈宜瑜先生、洪德元先生等前辈的推动和努力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设立了经典分类学基金。这些项目的设置,为保留和稳定生物分类区系学研究队伍起到了重要作用。

    2009年,陈宜瑜院士接受《Science》期刊访问,特别提到在分类学工作中引入分子的重要性。分类学的每一步发展,都和其他学科的发展、学科交叉密切相关。光学显微镜、电子显微镜、细胞生物学、生物化学、计算机科学、分子生物学、基因组学都推动了经典分类学的进步,甚至产生了新的学科。在基因组学科高速发展的今天,引入组学数据也必然成为整合分类学的一个选项,但不是唯一选项。分子和组学作为手段是有很多优势的。但从目前国内分类学状况看,经典分类研究了解的认知度不够;不少人难以理解比较形态学和经典分类学的精妙和魅力。但是有段时期,生物分类学是不是科学也被认为是一个问题。这应该值得科学团体静心思考一下为什么。最近国家重大科研仪器设备研制专项“多维多尺度高分辨率计算摄像仪器”的工作,就催生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分类学成果。运用多种新技术新方法是趋势,但国内还没有达到所有的分类工作者都能理解并参与实践的阶段。生物分类学在发展历史中兼收并蓄,不断出现潜在的“学科危机”,但是物种概念为基础的学科框架不仅没有发生变化,反而不断勃发生机。

    从国家层面,需要根据需求和类群分布情况,设置一些必要的长期岗位、资助方向,让分类学工作者学有所成、学有所用。2010年开始,中国农业部试行《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实施方案》,设置了首席科学家、各功能研究室主任、岗位专家和综合试验站代表等不同层级的执行专家,让很多专家可以长期用心从事科研或推广工作。2012年,为进一步推进我国科技基础性工作,科技部组织编制了《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十二五”专项规划》,组织了一批批学有所长的分类学家开展数据收集工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开始实行从2016年开始试点资助“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基础科学中心项目”(简称基础科学中心项目)。这些成功实施的项目,都为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工作者设置了5年—10年,甚至更加长期的潜心工作的时间段。生物分类学能否设置体系岗位专家?能否形成基础科学中心?

    吕植教授提到的国家生物多样性项目已经在逐步推进。物种普查和监测已经成为国家的一项长期任务。在推动全国范围内的生物多样性物种调查与监测的工作中,参与前期设计、方案评估的官员和专家的普遍共识就是中国的分类学专家队伍非常缺乏。新技术,特别是DNA条形码技术的发展,大大加速了生物物种发现的速率,推动了分类学、生态学和生物多样性研究的进程。但是,中国还有太多的物种没有被发现,没有被描述,没有被欣赏。经典分类学工作者确定的模式标本、定名标本等,应该是DNA条形码数据库的必要前提之一。显然,很多类群已经没有经典分类学工作者来描述、鉴定物种,很多的工作中只能依靠分子手段发现一批没有名称的分类学单元。尽管目前国内还有一批接受过形态分类学培训的专家和研究生活跃在物种鉴定工作的第一线,但是我们不得不担忧将来的5年—10年内是否有足够的年轻人来从事这项不可替代的工作。

    国家需求、国家发展、外部环境和其他客观因素非常重要,但是从分类学工作者角度出发,我们还需要把自身作为一个学科的科学家,持续不断加强理论探索、学科交叉,整合多数据来源,推动整合分类学。开展一定的学科普及工作,同时在专业期刊和大众中展示分类学亮点。真正的分类学工作者,可以开展形态学研究、可以对物种定名一锤定音、可以围绕有趣的物种或问题讲讲故事,自然也可以理论与实践并重。笔者了解的一个英国学者,Godfray教授,他最突出的研究方向是群落生态学,但是,他经常在《Nature》等杂志上撰文探讨分类学问题。当他和笔者的博士生导师之一,John La Salle博士围绕姬小蜂科系统学问题,并把扁股小蜂科(Elasmidae)降为姬小蜂科亚科,发表论文时,笔者曾经大为惊讶,后续才理解:他仍然在为生物分类学鼓与呼。显然,中国生物分类学过去多年的发展历程和前辈的经验都提示我们坚守分类学初心,端坐冷板凳,学者之间互相欣赏、互相合作和推动,才能有助于这支队伍平稳发展。

    此外,中国环境保护部曾在2016年1月发文《关于做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特别提到两点,和生物分类学人才队伍的稳定和发展密切相关。

    一是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基础能力建设。各省(区、市)环境保护部门要配合国家生物多样性保护重大工程的实施,开展优先区域生物多样性和相关传统知识调查编目,构建生物多样性观测站网,对优先区域保护状况、变化趋势及存在问题进行评估。积极争取并推动实施生物多样性保护试点项目。联合相关部门协同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减贫,发展有机食品产业、中药材产业等替代生计,实现地区脱贫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双赢。优先支持在优先区域内开展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示范工作。加强优先区域生物多样性保护宣传,积极鼓励和正确引导社会公众参与优先区域监督管理。

    二是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网络。组织开展优先区域内现有自然保护区的保护效果评估,分析保护空缺,优化自然保护区空间布局。对优先区域内典型生态系统、珍稀、濒危和特有野生动植物物种的天然集中分布区,要新建自然保护区或者提高保护级别加以保护。对于片段化分布的自然保护区和其他类型保护区域,要建设生物廊道,增强保护区间的连通性,提高整体保护水平。对于面积较小的重要野生动植物分布地,要建立保护小区,引导当地居民参与保护。完善迁地保护体系,科学开展生物多样性迁地保护。合理布局和建设动物园、植物园、标本馆和博物馆等迁地保护设施,继续加强种质资源库、保存圃和基因库建设,加快收储珍稀、濒危和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种质资源和生物遗传资源。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 朱朝东)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