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林业新闻网>> 新闻中心>>人物>>林苑人物 >>正文
 
 
凝思犹见故人行
 
——琐忆瓦屋山生物科考探险者
 
更新时间: 2018-05-16 11:19:50     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2018-05-16)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评论   【关闭本页 推荐好友
 

        编者按

        四川瓦屋山区丰富的动植物和生态旅游资源,日趋彰显魅力。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世界动物基金会顾问、国务院特聘大熊猫保护专家安德鲁·劳里博士和世界著名大熊猫研究专家胡锦矗教授、世界两栖爬行动物学专家赵尔宓院士、中国著名竹类专家易同培研究员等都曾来瓦屋山考察研究或指导工作。2004年6月,在四川的中科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眉山行”考察团一行15人,也莅临洪雅瓦屋山考察体验了这里的生态旅游资源。最近20年,慕名前来瓦屋山科考的动植物学家和生态学家遍布英、美、法、德、日、韩、荷兰及瑞典等国。据《中国植物志》《四川动物》等资料查证,被最先发现、模式标本采自此地并以洪雅或瓦屋山命名的动植物有洪雅南星、瓦屋山腹链蛇、瓦屋山异黄精等10多种。这些科学发现,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宝贵财富,为生物、生态相关课题的深入研究提供了新材料、新方向,极大地提升了瓦屋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同时,与这些探索研究展衍相随的生物科考情结,也浸润渲染了瓦屋山的花木丛林、崖石溪涧,延绵不断地交织既往、感召未来!

亨利·威尔逊

        时间长河中的朵朵浪花,俨然驻守在曲谱里的音符,携同承载历史的文字和图片,演绎出亘古至今悠长光景里的喜怒哀乐、成败荣辱与悄然生息。

        洪山雅水多隽秀。洪雅保存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为广袤的瓦屋山区蕴藏了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17世纪末到18世纪初,新兴科学浸透与改变了人们生活和价值观,源于西方园林引种和博物馆藏之需而展开的野外生物攫取或探索活动,也在近一个多世纪缓缓渗进中国川西南的青山绿水。凝思相关洪雅动植物文献和研究著述的琐碎记载,中外生物探险者在瓦屋山的科考壮举缓缓映入人们眼帘——

        探寻只为那幸免于难的可爱精灵

        霏霏阴雨中,陡峭崎岖的山坡上,一个身背照相机、袋揣指南针的西洋人,全然不顾随行民工对恶劣天气和艰险路径喋喋不休的诅咒,爬山涉溪、攀藤越沟,奋力朝着瓦屋山顶艰难攀爬。在他心中,瓦屋山就是漂浮在云雾之上的诺亚方舟,船上满载着逃离了旷世洪荒、幸免于生灵涂炭的可爱精灵——尖叶杜鹃、冷箭竹、泥炭藓以及潜伏在丛林里的斑羚、豹子和黑熊。

        1908年9月5日,著名的英国植物学家亨利·威尔逊由乐山夹江乘船横渡青衣江抵达洪雅,这是他第三次来到中国考察植物、采集标本和进行园林引种,后来被西方人誉为“一位最成功的植物涉猎者”,甚至享有“中国威尔逊”的绰号。9月11日,他徒步登上了瓦屋山顶。途中,他曾拍摄了《循探瓦屋山》的照片作为纪念。查阅那时的采集记录可以确认,命名为尖叶杜鹃的模式标本,就是他1908年9月12日在海拔2300米-2800米的瓦屋山原始林区中采制的。

        最早运用近现代动植物分类方法科学考察瓦屋山的是欧洲人。据现有资料考证,与英国人普拉特等“路过”、“借道”的记载不同,威尔逊1908年9月进入洪雅瓦屋山采集植物标本、考察森林生态、记述当地风土人情,已被公认为是第一个造访和研究瓦屋山的外国学者和著述者。在《威尔逊:瓦屋山纪行》中,他曾自豪地写道:“作为瓦屋山姊妹山的峨眉山,以前曾有外国人旅游和描述过,若排除罗马传教士来过瓦屋山的可能,我一定就是第一位拜访瓦屋山、并登上山顶的外国人了。”

        威尔逊“以自然学者与植物学家探索科学的一双慧眼观察中国”,并将其在中国的考察日记整理成册,最终于1929年在美国出版发行了《中国——园林之母》一书,这既是中国“世界园林之母”称号的来历,也是科学考证瓦屋山走向世界、世界了解瓦屋山的重要历史依据。

方文培

        “中国人自己要编写中国植物志”

        方文培曾任中国植物学会名誉理事长,英国、荷兰皇家学会会员,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植物志》《中国大百科全书》编委等职。

        1928年-1933年,在四川的5年间,方文培终日跋涉在深壑峻谷之中,出入于人烟稀少的边远山区,披荆斩棘、餐风饮露,足迹几乎遍及整个巴山蜀水,采集标本1.2万多号10多万份,成为当代对四川植物资源、生态区系分布情况了解较为全面翔实的第一人。在这5年的植物调查中,他不仅为实现其远大抱负——“中国人自己要编写中国植物志”搜集了大量资料,多次呼吁“要在中国西南的四川省建设杜鹃花物种保存基地”,还耳闻目睹了帝国主义对我国植物资源的疯狂掠夺,更加激发了他科学救国的豪情壮志。

        20世纪30年代的瓦屋山,因为交通不便、人迹罕至,正如一颗湮没的明珠鲜为人知。为了解瓦屋山的植被情况,当时31岁的方文培带着助手克服重重困难,从洪雅县城步行6天到达瓦屋山考察。其间,他有一次因野外采集标本遭遇暴雨和大雾天气迷路,只得穿着湿透的衣服夜宿岩石、忍饥受冻,当他辗转4天回到山里驻地,才知道苦等数日未见他返回的助手料想他被野兽所害,已报告了山麓的炳灵乡公所派人寻找他的遗骸。

        杜鹃花,是中国的传统名花,也是世界名花之一。方文培曾经对瓦屋山的杜鹃花作过一些研究。他在1942年发表的《峨眉山植物图志》中这样写道:“瓦屋山,其海拔(约)在3000米以上,山势巍峨、植物葱茏,其特点与峨眉山十分相似,山顶全系浓密的冷杉林,林下是以鳞斑杜鹃为主的灌丛”“(尖叶杜鹃)此为极美观之杜鹃,(农历)三月底至四月初,花已盛开,在瓦屋山顶极普遍,为高三公尺左右之灌木”,这些记述至今承载着他与瓦屋山的深厚情结。

        方文培在瓦屋山采集的标本,目前仍散见于北京、南京、广州、昆明等植物学研究机构及植物标本馆。可惜的是,当时的采集记录在抗日战争中被毁,人们如今已很难查清他在瓦屋山采集了多少植物标本,也无从考证他关于瓦屋山杜鹃花种类的记载了。1983年,在国际植物学界享有很高威望的方文培教授不幸病逝。1985年4月27日,国际杜鹃花学会和美国杜鹃花学会在西雅图联合召开学术讲座,来自英、美、法、中、澳以及加拿大等15个国家的300多位专家、学者、教授在会议开始前,为1983年过世的对杜鹃花研究作出重大贡献的方文培默哀。

郑明全

        对动物科考事业的热爱与执著

        1993年6月调入瓦屋山国家森林公园从事野生动物资源普查与研究保护工作的郑明全,出于对动物科考事业的热爱与执著,一次次地钻进瓦屋山原始林区,观测了解野生动物的地理分布、栖息环境和生活习性。1997年,他开始与四川科研院所的专家合作,普查研究瓦屋山大熊猫等野生动物。在1998年发表的《瓦屋山发现两栖爬行动物世界新种》文章中,他着重介绍道:20世纪80年代末期至1998年初,中美联合考察组在瓦屋山发现并命名了3个两栖爬行动物新种。其中,瓦屋角蟾1995年始采于瓦屋山。

        对工作的痴迷与突出成绩令郑明全的声名不胫而走,先后被吸收为中国“两爬”学会会员,聘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中国“两爬”专家组成员,人们亲切地称呼他为“郑动物”“熊猫专家”。

        “明全蛙”的发现与命名令人难忘。1996年由他采集、送交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请教专家鉴别的一种疑似新蛙的两栖无尾蛙类,经世界两栖爬行动物学专家赵尔宓院士研究鉴定、确认为新种,并以采集者郑明全的姓氏作为新蛙的拉丁学名Rana zhengi,于1999年8月发表了《新种张村蛙的鉴别特征》论文。2000年赵尔宓再次发表论文《明全蛙(张村蛙)的描述及其相关问题》,正式以采集者郑明全的名字代替采集地“张村”,将张村蛙的中文名称改为明全蛙。

        1999年12月2日,郑明全在瓦屋山调查研究大熊猫冬季生活习性,为采集冬季大熊猫的新鲜粪便,连续两昼夜冒着寒风大雪深入原始森林考察,12月4日下午他因迷失方向、饥寒交迫倒在瓦屋山顶的茫茫雪原,被冷酷的冰雪夺去了年仅33岁的生命。

        正如郑明全生前所坚信的,瓦屋山有野生大熊猫生存。2005年3月13日,在瓦屋山自然保护区燕子岩牛棚子沟发现了一只误入猎套被困的大熊猫,这是瓦屋山第一只留下影像资料的大熊猫(雌性,体格健壮,重约100公斤);经过近8小时的紧张抢救,该大熊猫最后被成功放归大自然。2015年《四川省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报告》证实:截至2013年底,在洪雅县境内,同属大相岭山系的高庙镇及瓦屋山镇一共栖息着13只野生大熊猫。其中,有8只分布在瓦屋山自然保护区。

 
(作者: 何勇 文/图)        (编辑: 刘霞)    
 
附件:      
   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匿名发表 查看评论
   林业图库 林业  •  人物  •  动物  •  风光  •  摄影名家 更多>>